主页 > www.1388kj.netwww.737318.com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网上枪患(组图)

发布日期:2019-06-27 04:28   来源:未知   阅读:

  因为一则仿线日,当代最火爆的青春写手韩寒在博客发文,决定起诉上海和广州的两家报纸。

  原来此前三天,这两家报纸分别报道了韩寒在广州白云机场被警方扣留两小时,而且当时高喊“我是韩寒,不是真枪”、“我反复告诉记者真的不知道带仿真枪上飞机是违法的”……韩寒认为,这两句纯粹属于记者自己想像的话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一年前的2006年8月9日零时,家住石景山区27岁的马凯,因为“8·07”专案组(由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缉枪办和石景山分局重案队民警组成)的光临,一项他从事了一年多的特殊职业———通过网络贩枪,不得不中断。

  2005年年初,经常上网的马凯通过网上的QQ号,联系上一个网名叫“KK”的购买仿真枪。谈好价钱后,KK让马凯通过招商银行往一个名叫魏新河的账户里打钱,他再把仿真枪发到南四环新发地的“汉龙”货运总站或石景山杨庄西口华宇快运公司,马凯便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到货运公司取货。

  平均一周或半个月,马凯就从KK那里进一些手狗(短枪)、BB弹、气瓶和长狗(长枪)。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数十把颇具威胁力的仿真枪,就通过这些“正规”的货运公司源源不断流入京城,送到马凯手上。

  五、观察我外交战略新布局及政策走2014年将是中国外交的全面开拓之年,“两会”期间,我外交政策和全方位外交布局也将继续受到密切观察。相关话题或包括:中国是否进一步“强化”外交政策“转向”;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如何充实;如何具体加强周边关系中的合作与互信;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对外事务中将发挥哪些作用等。

  海淀区西三旗23岁的翟平,玩枪经历与马凯基本相似:“在网上认识了广州网名阿超的钟伟超和他女朋友阿鱼,根据需要的型号,往他的账上打钱。对方就从深圳通过速递公司,把枪直接送到我手里。”

  2006年8月11日12时,石景山公安分局重案队民警在翟平的家中和“顽主天地”服装店里,收缴仿线支,NEC电脑主机一台。

  而此前两天,8月9日,侦查员发现,在马凯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间内,布满各种军用、警用装备,门后的警用、军用防弹背心、服装堆积了一米多高。在其西南房间的木柜、铁柜、写字台抽屉和双人木床下,有“M4”、“沙漠之鹰”、“十四点四五”、“PPK”等型号的仿线把,长枪一把,金属弹丸1941发。

  在一台机箱上写着“大水牛”的主机里,侦查员还发现了存着“狗”的文件夹,内有各类仿线张。

  一把从深圳购买价值三四百元的枪,到北京转手就能达到数千元。而马凯所卖的仿线元,可谓薄利多销。

  2006年4月,马凯的“百慕”军品店才开张卖枪,18岁的学生小鲁,一口气就买了三支气手枪。

  2006年5月份,特别喜欢收藏枪的李易,从淘宝网上搜索卖“猛将”气的(网上卖“猛将”气的一般都是有仿真枪的人),发现了马凯的手机号码,以1300元的价格订了一支G19和两瓶气。稍后,李易又向马凯订购一支G23,一支“沙鹰”,两瓶猛将气,两包0.2克球形子弹。

  十多天后,马凯把“货”送到了五棵松地铁西北出口李易的普通桑塔纳里,拿到了三千多元的货款。因为货不够,其中一把G23F仿线元从翟平手里买来的。

  23岁的翟平,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2005年5月份,他在“百慕”军品店向马凯赊过一支M9仿真枪后,便成了马凯的合作伙伴。当年底,俩人因矛盾分手后,翟平便通过网络从广州钟伟超那里找到了货源,用网名“小风”在网上卖起了仿真枪。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有“丛林之狐”、北京建工集团杨杨、某电视台姚光等人向他买枪。其中网名“上尉”的李东就在他的军品店里买了6、7支仿真枪。

  2005年10月的一天,李北花了2200元,如愿以偿地从马凯处买了一支黑色的KJ1911仿线月,李北陆续在马凯处购买了各种仿线支。一起玩的朋友曹雷、王冬、陈相平要枪,李北就每把加100元转手卖给他们,而他们也是通过李北开设的网上玩具枪店认识的。

  “因为喜欢,想收藏。”说这线岁的王兵。办案人员发现,购枪者大都是像王兵这样年龄在18至35岁之间的“网络一族”,学历比较高,其中不乏外企“白领”、公务员、国企职员。他们基本没有犯罪前科,多是“军事发烧友”,购枪有的是为了“收藏”,有的是当“玩具”,和朋友一起玩“真人CS”(CS为网络警匪枪战)等游戏。

  王兵是北京市公安局某分局通信科副科长。2005年年底,他在网上向翟平购买头盔、迷彩服。2006年春节后,又订购了一支木质枪身,铝合金枪管,使用“134A”气做动力,发射8毫米塑料弹,枪长1.1米的M1仿真步枪。此外,王兵还在这个店里花4000元购买了4支黑色ABS的气手枪。

  警察在审讯翟平时,发现他的手机上保存了一个猛将军的名字,经翟平回忆,这是一个叫沈飞的人,因在他的军品店内买过猛将气,就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名字。沈飞告诉警察,2005年7月,他曾在“小风”店里买过一支黑色枪身,银色枪管,价值1200元M9气手枪。

  与王兵、沈飞不同的是,23岁的颜华,不仅自己喜欢收藏仿真枪,还爱以此赠送好友。

  2006年年初的一天,北京垂杨柳医院24岁的护士肖鸿下班回到家,被老公张宇手里两支黑枪吓了一跳。听张宇一番解释,肖鸿才弄明白这是两把仿真枪,是老公的好友颜华从网上买来送给他的。

  经北京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在马凯家收缴的“M4”、“沙鹰”、“十四点四五”、“PPK”这4支仿真枪,后两支具有杀伤力。“十四点四五”、“PPK”都是ABS(塑料质地),是利用枪内的气泵,将压缩的气体击发BB弹。“PPK”枪长有14厘米,“十四点四五”枪长有18厘米,都是黑色的。BB弹是直径6毫米的子弹,颜色为白色,塑料质地。

  马凯卖给张谋的十支仿线型等九支气手枪全部具有杀伤力;卖给鲁易的三支仿真气手枪,一支PPK仿真气手枪具有杀伤力。卖给李东的14支仿线支具有杀伤力。收缴李北的9支仿线支具有杀伤力。陈丰向李北购买的一支黑色气手枪,近距离对人体有杀伤力。

  自从意媒体爆料乔治-索罗斯有意俱乐部以来,除托蒂明确反对收购以外,其他罗马俱乐部将士都在刻意避讳这个敏感话题。埃斯波西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事情。” 斯帕莱蒂在新闻发布会上只是说,“比赛和训练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然而,佩罗塔今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现在足球已经为经济实力雄厚的俱乐部所主宰!”言语之中流露出,他倾向与罗马被收购的想法。

  翟平卖给孙永的M190黑色仿线仿真气手枪,沈飞仿线P黑色长气步枪,颜华的两支仿真枪,张宇的三支仿真枪,都可以正常击发,对人体具有杀伤力。

  经北京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处对这批小到M92、M190等手枪,大到M16长枪、AK47步枪等20余种66支鉴定,虽然仍属于“仿线支可以连续发射子弹,能够在五米开外轻松将0.5厘米厚的纸盒穿透,或在五米内击穿易拉罐,近距离击发对人体有较大的威胁。

  网上枪患泛滥,这些“黑枪”一旦流入黑恶势力之手,将给首都治安带来巨大的隐患。自2006年年初,马凯等人通过网络频繁贩枪的行为,已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

  2006年8月8日,按照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转来的公安部《关于核查马凯贩卖情况的函》,石景山公安分局重案队会同市局特警支队便迅速侦破了马凯等人贩卖案,查获44名涉嫌贩卖和购买人员,其中马凯等11人被刑事拘留。

  收缴行动结束后,专案组设在和平街派出所的指挥部俨然一个“军火库”,办公桌上摆满了“AK47”、“雷明顿”、“M16”、“PPK”等制作精良的各种世界名枪的仿制品。在一把手枪的弹夹内,甚至还满满地压着黄澄澄的子弹。而其中一把仿国产“56”式冲锋枪制作之精良,令市局刑侦总队特警支队的警官们叹为观止。

  网上贩枪的危害极大,如何将他们绳之以法?是摆在石景山区检察院主审检察官于涛副处长和于铮检察官面前的难题。

  首先是取证难。网上贩枪案件如果依法认定为非法罪,最关键的两条证据就是同时找到买方和卖方;他们所买卖的须经过专业部门的鉴定。但是绝大多数直接从网上买枪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卖枪的人是谁,与卖主从未谋面,导致一些人逃避了法律的惩处。

  其次是定罪。因为很多时候关键证据无法取得,在定罪时检察官也只能根据现有证据确定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使案件的处理结果往往会“危害大、处罚轻”,无法达到震慑犯罪分子的目的。

  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弹药、爆炸物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非法买卖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一支以上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二支以上的”,才能认定为“非法罪”;该《解释》第五条第二款规定:“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一支或者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二支以上的”才能认定为“非法持有罪”;因此,在处理此次网上贩枪大案时,仅马凯一个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翟平等三四个人被判缓刑和拘役。而其余多数人由于只有一支枪属于鉴定范围,多支属于电池击发不予鉴定,从而逃避刑罚的处罚,只能进行治安处理。

  网上贩枪何以屡打不绝?主办此案的石景山区检察院于涛副处长认为,要有效遏制这一痼疾,就应修改有关法律,在三个方面加大对涉枪犯罪的惩罚力度。

  首先,更新对于概念的理解,www.186666b.com,将电池击发型仿真枪纳入鉴定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管理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都应当认定为,那么“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中的那个“等”字在办案实践中,反而成为了关键。按照传统的解释,显然“动力”仅包括“火药”和“压缩气体”。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以电池为动力的各种越来越多,威力也越来越大,其杀伤力已不小于以“火药”和“压缩气体”为动力的。如果将这种有之实,而无之名的“仿真枪”排除在范围之外,从而导致专业的鉴定部门不予鉴定,那么势必会诱发一大批“有实无名”的电池击发式堂而皇之地流入社会,而司法机关却不能依靠刑法来予以处罚。

  其次,严格非法与非法持有的定罪标准。一个人持有一支具有杀伤力的气枪,同样可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危害,这种危害即使没有发生也将是巨大的隐患。可以考虑将现有司法解释中对于“以压缩气体等为动力的其他非军用二支以上”才认定有罪,严格为“一支”就足以认定,以相对较低的刑罚方式将其纳入到刑法范畴之内,从而震慑和持有的人,增大网上贩枪的犯罪成本,真正实现“宽严相济”。

  此外,要加大对网络环境的治理,规范快递公司、货运公司的经营行为,坚决堵住仿真枪向大陆地区流入的“暗流”。而要彻底遏制网上枪患,最根本的办法还是要打掉供货的源头,才能彻底消除“网上贩枪”这个隐患。

  我国目前的仿真枪分为单发式手枪,半自动手枪,全自动气动枪,全自动电动枪,手拉旋转机步枪,一次发射多发子弹的霰弹枪六大类别。仿真枪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仿真”二字,它不但是仿制真枪的外型,从长到短,各式各样;它同样仿制真枪的原理,半自动、全自动、手动、霰弹效果等等。

  因为一条微博,曾与李亚鹏传过绯闻的女星苗圃成为传说中导致“菲鹏”分手的头号嫌疑小三。两人2007年合作电视剧《我们俩的婚姻》时就被传擦出火花。9月13日“菲鹏”离婚当天,苗圃更在微博写道:“今天对于我来讲一个字形容开心。”令绯闻甚嚣尘上。